Lu.T

韩叶洁癖

之前有人说没赶上b7预售,下印的时候就多印了几本……如果有需要请评论or私信联系,我开个闲鱼链接发给你(›´ω`‹ )

目前是本体/别册/特典都有现货,价格分别50/10/17元,本子和别册可以单拍,发货拜托给阿佐了,要等13号之后寄出(›´ω`‹ )

现货数量不太多,另外CP也有场贩,准备要去的旁友可以不用多花邮费叻

打个tag防吞

最近很迟钝地搞起了瓶邪,请问有好心人给我推文推图推太太吗(〃'▽'〃)

没有我就删掉(›´ω`‹ )

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っ╹◡╹)ノ❀

  
俩人在一块儿时间长了,做什么事都没顾忌,但好歹二十啷当岁,脸皮薄,也不是说亲就亲的。

这话对叶修无解。

他一向是自在惯了的性子,打从跟韩文清认识起,就没有几次害臊的时候,人前人后都不避着,高兴了逮个空子咬他两口,生气了捏起拳头给他两下,所作所为,全凭自己乐意。

接吻这件事不大不小,太过轻慢了有点不尊重,可正儿八经地找个花前月下也实在太夸张,这么一来二去,居然多半年了还没亲上嘴。俩人见面机会本就不多,交往之后更是掰着指头算日子,好歹等到一个霸图主场的常规赛,叶修恨不得提前俩月就逼着队里买机票。可人说近乡情怯,他是近韩哆嗦,出门前一晚几乎失眠,大半夜还瞪着天花板发...

啦啦啦( ˘ ³˘)❤

【韩叶】当垆 29

   

  冬日里窝得久了,人都要凝成一个整块,直到春来了才松动着抖搂开身子,半不情愿地把自己叫醒。叶修就尤其适合这话,早先偷懒还能占个嫌冷的名头,此时这天气是一日更比一日热起来,便只能闭眼认了,鸡叫三遍就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收拾,直到戌时打烊了才再躺下。他这见天儿跟个游魂似的在店里飘来晃去,叫韩文清见了也连连摇头,想不通这么规律的作息怎么就跟要了他命一样,折腾得只剩下个空壳子四处忙活。

  好在陈果也非那一昧里压榨伙计的老板,未到清明便与他几个说好,自己那日定是要去为父亲扫墓,因而其余人等愿意出门的,可去给她做些拎包的琐碎事,不愿意的就各自散了,爱做什么便做...

【韩叶】当垆 28

   

  “无妨,”叶修无声地冲那人笑笑,从他手里接过喝干了的酒碗,兀自为他斟了十成满,“不记得也正常。”

  不等韩文清回话,他就又挑起别的话头来,“韩帮主这样一走就是个把月,也不知霸图帮内如何了。”

  “有副帮主在,想来不会出事。”

  话是这样说,但韩文清并非也就真对没有自己镇守的霸图全然放下心来。张新杰虽已经在副帮主位上坐了五年有余,却终归不是个习武之人,若是霸图真出了什么乱子,要指望的还是他那些培育多年的亲传子弟。前几日才接过对方来信,说派出的探子悉数已归,各大门派尚未有任何异动,只有个呼啸的唐昊到驿站去了封急信,听他讲是往京城发的,大略也能...

其实今天的不算是⭐幻想,但是害怕被屏蔽还是发图好了

这个不删ː̗̀(o›ᴗ‹o)ː̖́

【韩叶】当垆 27

   
 
  前文见tag

  来者存了几分警惕,似是犹疑中缓缓将那扇门从外推开,结果屋里却空无一人。这样的景象倒不在他预料的种种情况之内,心中更是紧张,思索良久才抬脚迈过门槛,提着一口气四处张望。

  这时候怎么也不该如此安静,脚下的步子不自觉放轻放慢,正想着是否该朝楼上打声招呼,就见到有人掀开后厨的布帘走进堂屋——他做了一路的准备,却未曾想过自己回来见到的第一个人竟是韩文清。

  那名震江湖的武林盟主显然认不出他,站在门边愣住,面上有三分不悦七分打量,可还未等他开口自报家门,就从韩文清身后钻出了个熟悉的面孔。叶修手里提着两坛酒,嘟嘟囔囔地把挡路...

说实话,叶修醒来得很困难。

昨晚喝多了一杯酒,梦境便像是束上了千钧重的船锚,一个劲儿地把他往更深处拖下去。那个梦里所有东西都无法触及,家里的桌子碰了就会一片片地破碎,路边的汽车被撞上也会化作泡沫散去,于是他在梦里奔跑,叫喊,走过的路通通向下坠落,而梦境的尽头逐渐失却颜色和形状,只剩下纯白的空间里站着一个人,就仿佛从开天辟地时候已经站在那里,只等着他向自己跑过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叶修伸出手想要拉住他,又硬生生在半空中停下,生怕他因为自己的触摸而消失不见。眼前的人有他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嘴角向下弯,熟悉的严肃神色,熟悉地不管不顾就把他拽到自己身边,板着脸说,怎么又没穿鞋。

“我……”

变成了气泡和碎片的成了自己,叶修从感知到那个人温度的指尖开始变化,张开了嘴也不能发出声音,他害怕这样的场面会让他担心,于是向前一步扑住了他,胳膊绕住脖颈,下巴贴在肩膀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而他终于在这个时候醒来。

贪凉才故意没盖的被子压在身上,阳光试图从身后厚重的窗帘外钻进来,梦里出现的人还安安稳稳地躺在身边。叶修冲着他的脸发了长达一分半钟的呆,然后毫无恶意地使劲儿拍下去,发出清脆的巴掌声,再迅速躲回枕头里。

这玩意儿也太软了,叶修想,怪不得这两天早上起来总觉得脖子疼,原来是枕头被换掉了,都怪韩文清。

而那个被粗暴叫醒的人没睁开眼,只朝着过于灿烂的光线展开怀抱,没头没脑地把叶修填在自己怀里,鼻子抵在他的发顶上,长长的吐气。叶修痒得无法继续装睡,只好沙哑着嗓子扮演刚刚醒来的人,“嗯?”

“几点了?”

“看不见,你松开我先。”

“那算了……睡吧。”

“哎勒,勒得慌,”叶修憋得喘不过气,“怎么了你?”

他发出意味不明的嘟囔声,“嗯……梦见你跑了。”

“我能跑哪去。”

“你去哪了?”

“我哪都不去。”

“嗯,嗯……睡觉吧,睡吧。”

“你怕我跑?”

韩文清的脑袋往下低了点,正好亲在叶修的脑门上,两只手却抱得更紧了,紧得他压根挣脱不开,只好让他这么搂着。

“你跑不了,”他说,“你能跑哪去。”

© L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