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T

🐅×🐉

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拿也拿不走,摘也摘不掉。

愁,牙龈肿了,可能要长智齿,托人帮我买的东西也咕咕了,攒攒rp来点梗,最近有点忙可能只写片段……就多抽几个人叭

没有好玩的就不写了(´∩`。)

屁大点事不打tag了,只写【韩叶】

【韩叶】喵嗷

      

  我放弃了,不管是写这篇还是起题目都太累辽,权当失败的练笔吧

  

  打心底来说,韩文清并不是非常喜欢猫。它们往往古怪多变,经常会前一秒还在软粘可爱地围着主人蹭腿,后一秒就毫无征兆地露出利爪留下几道血痕,完全不给人思考这究竟发生了如何转变的余地。况且猫的肠胃娇贵,动辄就因为某样食材不对而变得有气无力,要是碰上个刁嘴的家伙,喂养难度更是成指数则上升。此外,猫的日常活动非常独立自主,一半的时间用来睡觉,一半的时间用来破坏家里一切能从高处摔下去或是轻易毁灭的大小用具,每天只留出一丁点儿的空隙赏赐给自己的喂养者兼铲屎官,但实际上也不过是把...

拿全家福来混个更(・▽・〃)

【韩叶】毛茸茸

    

  我到底在写什么【

  叶修揉了揉眼睛。

  早上他是起得早了点,没办法,俗话都说了,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如今他们嘉世全队都住在人家霸图的宿舍里,当然得遵从霸图的作息表。虽然联合训练的计划是他自己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但叶修还真没想过,这么劲爆的提案也能被嘉世和霸图两边的老大首肯,并且在半个小时内就敲定了大致安排。

  目睹了这一切的叶修看似非常冷静地指出问题,“不是老陶你就不怕我们去霸图被集体乱棍打死吗?”

  “别瞎说,”陶轩灭了他手里的烟,“霸图经理听说我们战队最近装修,立马拍板让你们先住在他那儿的空宿舍里,最近这不是青训营...

校长和体育老师搞在一起,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请看本期《韩叶说法》。

叶修哭着对韩文清说,“你根本就不爱我!只是为了增加体育课时才跟我在一起!”

韩老师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叶校长,心中翻涌着奇怪的占有欲——其他人以为你出口成章,只有我知道,你的演讲稿全是今天早上在我车上百度的!

你们两个立刻去给我早恋

【韩叶】当垆 26

    

  前文见tag(持续性掉线中

   

  发信时候唐昊屏了周身众人,独自一个走去镇上驿站,捡了最快的马,命人连夜送去京城。回去路上听见茶馆里边说书人开了新场,唐昊左右无事便立在门口听了一盏茶的功夫,讲的正是那嘉世掌门与霸图帮主的恩怨是非。起初底下还有茶客埋怨怎么总是这两人的旧事,结果没两句就被夺去了注意——故事到底是好故事,纵是听过百遍也照样精彩。今日挑的正是他两个七八年前争夺武林大会翘楚的过去,唐昊到时,正讲到叶秋如何藏身暗处窥探别个,而韩文清却一门心思要将他给揪出来。

  这说书人不愧舌灿莲花,硬是把...

【韩叶】当垆 25

    

前文见tag,本章两人集体掉线中(我都不好意思打tag

 

  “混账!他当真这么说的!?”

  通报完的少年人扑通跪在地上,说话都带了颤,“弟、弟子不敢,当日那郝大侠之言,弟子已悉数复述给副门主,绝无半点虚假。”

  “什么狗屁好大侠,”端坐在红木高椅上的刘皓冷笑一声,“也就你们这些没点见识的毛头小子会上他的当。”

  “您是说……”

  “平日里叫你们多熟记些豪强门派、名士侠客,通通左耳进右耳出,只当我是在放屁,今天我倒是想问您二位,何时何地听说这霸图有个叫——叫郝俊朗的大弟子了?”

  见堂下二人只是满面惑然,刘...

【韩叶】当垆 24

    
        
       前文见tag
  
  不过多久便远离了那迷阵所在,其后上山的路都铺了青石板阶,两旁苔藓皆已枯死,只剩下微凉的石板岿然未变。两人沿着这路拾级而上,心中各怀着不欲人知的思绪,相对无言反倒显得轻松许多,远胜先前那般强找些谈资,白白费力。

  叶修走在前面,眼眸探不出情绪,所见山林都曾走过成千上万次,却从没有一次像如今这般死气沉沉,连丝毫活物的生命力也...

© Lu.T | Powered by LOFTER